维权很难

2019-09-08 11:37

“已经成功转化为产品的技术,最容易被‘盯’上。侵权主要有两种方式:一是上门应聘,取得信任后就将核心技术拿走,二是直接到厂里挖人。”姚献平解释了为何跨省维权难的原因:“一个核心技术通常能带动经济、解决就业,所以当地政府都会将技术‘保护’起来,维权很难。”

中新网北京3月13日电 (记者 柴燕菲 赵晔娇)“近几年,知识产权案大幅增加,对科研机构、大专院校、创新型企业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浙江代表团全体会议上,全国人大代表、杭州化工研究院院长姚献平呼吁维权。他认为,跨省的知识产权维护最为棘手,因为有地方保护主义作祟。

记者了解到,最高法工作报告中提到,去年审结一审的知识产权案件6.6万件,同比上升37.7%,已居多类案件的前列。显然,保护知识产权已经是一个沉重的话题。

“我补充一句话。”对于知识产权保护,全国人大代表、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有话说。他表示,知识产权案件发生了,浙江范围内可以处理好,但涉及到省外,解决有难度,所以需要最高检最高法以及其他司法部门作为第三方评判。浙江这类事情不少,对经济发展、社会秩序稳定都有影响。(完)